成都市青白江区人民法院 head
您好,欢迎访问成都市青白江区人民法院 今天是 2018年6月23日
搜索
    首页 >> 调查研究 >> 司法案例
    返回
    典型案例-机动车交通事故全责方被要求以更换对方车辆受损部位配件的方式恢复车辆原状之诉请是否应予支持

    发布时间:2018-12-11   点击数:2281

    ——赵某诉钟某某、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某支公司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案例介绍:

    2016年10月1日10时1分,钟某某驾驶川FXXXXX车沿G05京昆高速绵成方向某处时,与赵某驾驶的川BXXXXX车发生追尾碰撞,致川BXXXXX车向前位移又与高某某驾驶的川FXXXX6车和李某驾驶的川FXXXX8车发生连环追尾碰撞,致使四车不同程度受损的交通事故。经四川省公安厅交警总队高速公路支队成绵广高速公路一大队第5180106XXXXXXXX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钟某某负事故全责。事故发生后,成都吉弛东本4S店对川BXXXXX车的右后叶、后围板、后底板等受损部位进行了维修,其中:右后叶、后围板是以切割、焊接的方式进行的修复,后底板是以敲检修复的方式进行的修复。同时,车辆报修单载明,川BXXXXX车修复后无法恢复到原车出厂一模一样的结构状态。川BXXXXX车共维修33天(2016年10月10日-2016年11月11日),产生的车辆维修费30850元已由钟某某赔偿。

    赵某系川BXXXXX车车主。钟某某系川FXXXXX车车主,此车在人寿保险德阳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限额50万元的商业三者险及不计免赔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

    经审理,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钟某某驾驶机动车行至事故地点发生本次交通事故,且负事故全责,依法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本案中,赵某未举证证明川BXXXXX车的右后叶、后围板、后底板等部位其维修方式不合理,亦未举证证明川BXXXXX车经维修后未达到正常使用,结合车辆经修复后无法恢复到原车出厂一模一样结构状态的客观实际,现赵某要求钟某某以更换车辆受损部位配件的方式恢复车辆原状(包括但不限于右后叶、后围板、后底板)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若赵某认为川BXXXXX车因本次交通事故受损还未维修好,可持相关证据另行主张。替代性交通工具费用,参照川BXXXXX车的价值和一般使用用途,酌情确定为4950元(150元/天×33天),因替代性交通工具费用属于间接损失,依法应由钟某某赔偿。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四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钟某某向原告赵某支付各项损失共计4950元。

    二、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某支公司在本案中不承担民事责任。

    三、驳回原告赵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以上给付义务,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履行完毕。

    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25元,由被告钟某某负担。

    案件点评:

    机动车驾驶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赵某要求钟某某以更换车辆受损部位配件的方式恢复车辆原状(包括但不限于右后叶、后围板、后底板),如何根据现有证据认定赵某车辆经修理后仍未达到正常使用标准,来判定赵某损失是本案的示范点。

    工作启发:

    车辆被撞严重受损,及时修复,也确实可能导致转让时售价降低。但是,在司法实践中,法院也很难认定“撞击究竟造成多少损失”。另外,对变质损失的司法鉴定也难以操作。

    法院如何来确定贬值费用是一个难题,因为车辆贬值在立法上无明确标准,就车辆贬值费问题也没有专门的评估机构,现在主要依赖法官结合车辆发动机、性能收到多大影响来灵活断案,自由裁量。

    作者:刘霖


    成都市青白江区人民法院 foot
    四川法院
    成都法院
    • 主办单位: 成都市青白江区人民法院
    • 地址: 成都市青白江区华金大道二段317号
    • 联系电话: 028-83692666
    分享至: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