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青白江区人民法院 head
您好,欢迎访问成都市青白江区人民法院 今天是 2018年6月23日
搜索
    首页 >> 调查研究 >> 调研论文
    返回
    审判实践视野下的律师费转付制度研究

    发布时间:2018-11-09   点击数:1049

    ——基于对136份判决样本的SPSS统计分析


    内容摘要


    律师费转付制度对引导公民依法维权、理性诉讼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本文利用社会学研究方法,多次分层抽样选取了136个涉律师费转付请求的民事判决书,并借助SPSS统计软件对判决样本进行了统计分析,从多个角度揭示了涉律师费转付请求案件的整体情况,研究了审判实践中对该类案件的裁判态度以及影响裁判态度的各种因素,发现了这类案件的一些普遍性规律和特征,也找到了审判实践中存在的突出问题。在此基础上,提出了构建统一的裁判规则的几点原则和具体建议,希望能对当前的审判实践和司法改革有所助益。

    关键词:律师费转付  裁判规则  判决书


    第一部分  引言


    一、研究背景及思路

    律师费转付制度是指法院在民事诉讼中判令败诉方承担胜诉方因诉诸诉讼而产生的律师费用的制度。这是一个由来许久的话题,已在学界被探讨了很多年,也备受公众关注。在中国知网文献库的相关搜索结果达到了17830个,“百度指数”也显示相关搜索呈上升趋势。在诸多研究中,多数学者都肯定了建立和完善律师费转付制度的重要意义,认为这将使违法者承担违法成本,维护诉讼的威慑效应(理查德·波斯纳,2012),也有利于提高公民的法律意识,引导公民依法维权、理性诉讼,防止滥用诉权和恶意诉讼(吴应权,2004;吴春香,张晋萍,2011;徐莹,2012)。有的律师还撰文称,律师费转付制度将在中国产生独特的而且中国现实又迫切需要的“鲶鱼效应”,可以促进司法公正和人权保障,是司法改革的极佳切入点(曾祥一,2002)。

    或许是学界推动的作用,我国司法实践已经对此进行了初步探索。在立法方面,《著作权法》第38条、《反不正当竞争法》第20条均规定了制止侵权行为所而支付的合理开支可以计算在赔偿数额内。在司法解释方面,《合同法解释(一)》第26条、《信息网络侵权案件适用法律规定》第18条、《环境民事公益诉讼解释》第22条、《消费民事公益诉讼解释》第18条等都规定了法院可以支持合理的律师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推进案件繁简分流优化司法资源配置的若干意见》第22条也规定法院可以支持无过错方针对非诚信诉讼而支出的合理律师费。此外,一些地方也做了些有益的探索,例如,上海高院明确可以支持在交通事故赔偿案件中已经实际发生且必须合理的律师费,深圳特区也规定劳动者支付的五千元以内的律师代理费可以由用人单位承担。

    笔者正是基于以上这些探讨和实践,借助社会学研究方法,对涉及律师费转付请求的民事案件进行一个实证研究。整体而言,是要研究两个方面的问题。其一是这类案件的整体情况,包括地域、案由和法院层级等因素的分布情况;其二是法院当前对律师费转付请求的裁判态度,包括法院支持律师证主张的比率如何,支持或不支持的理由是什么,会受到哪些因素影响等等。笔者的定位是描述性、应用性研究,重在概况特征、找出规律、发现问题,旨在探索构建一些裁判规则,意在为司法实践服务,为司法改革献策。


    二、研究方法

    笔者的研究对象是涉及律师费转付请求的民事案件,具体是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已公开的、以判决结案的、结案时间为2014年1月1日至2018年3月6日、裁判文书理由部分包含“律师费”的民事案件,共计321506件。若对这32万件案件逐一进行研究,工作量极其巨大,对笔者而言,既不现实,也不必要。因此,笔者借助社会学研究中的多次分层抽样方法,结合自身的研究精力,以4.5‱为抽样概率选择145件作为研究样本,并根据各自在总体中的占比(详见本文第二部分),从地域、裁判年份、审级、法院层级和案由等方面进行5次分层,以最大限度保证样本的代表性和研究的科学性。具体抽样情况如下表1所示:


    1  多次分层抽样细表

    地域

    裁判年份

    审级

    法院层级

    案由



    2

    0

    1

    8

    2

    0

    1

    7

    2

    0

    1

    6

    2

    0

    1

    5

    2

    0

    1

    4

    广东

    24

    1

    8

    8

    3

    4

    21

    3

    1

    3

    20

    15

    3

    2

    2

    1

    1

    江苏

    19

    1

    6

    6

    3

    3

    17

    2

    0

    2

    17

    12

    2

    2

    1

    1

    1

    上海

    18

    0

    6

    6

    3

    3

    17

    1

    0

    3

    15

    11

    3

    1

    1

    1

    1

    浙江

    10

    0

    4

    3

    1

    2

    9

    1

    0

    1

    9

    6

    1

    1

    1

    1

    0

    山东

    8

    0

    3

    3

    1

    1

    8

    0

    0

    1

    7

    5

    1

    1

    1

    0

    0

    四川

    8

    0

    3

    3

    1

    1

    8

    0

    0

    1

    7

    5

    1

    1

    1

    0

    0

    福建

    7

    0

    2

    2

    1

    2

    7

    0

    0

    1

    6

    4

    1

    1

    1

    0

    0

    重庆

    7

    0

    2

    2

    1

    2

    7

    0

    0

    1

    6

    4

    1

    1

    1

    0

    0

    安徽

    5

    0

    2

    2

    1

    0

    5

    0

    0

    0

    5

    3

    1

    1

    0

    0

    0

    北京

    4

    0

    1

    1

    1

    1

    4

    0

    0

    0

    4

    2

    1

    1

    0

    0

    0

    河北

    4

    0

    1

    1

    1

    1

    4

    0

    0

    0

    4

    2

    1

    0

    1

    0

    0

    湖南

    4

    0

    1

    1

    1

    1

    4

    0

    0

    0

    4

    2

    1

    0

    0

    1

    0

    广西

    4

    0

    1

    1

    1

    1

    4

    0

    0

    0

    4

    2

    1

    0

    0

    1

    0

    河南

    3

    0

    1

    1

    0

    1

    3

    0

    0

    0

    3

    2

    0

    0

    0

    1

    0

    云南

    3

    0

    1

    1

    0

    1

    3

    0

    0

    0

    3

    2

    0

    0

    0

    1

    0

    河北

    2

    0

    1

    1

    0

    0

    2

    0

    0

    0

    2

    1

    0

    0

    0

    1

    0

    内蒙古

    2

    0

    1

    1

    0

    0

    2

    0

    0

    0

    2

    1

    0

    0

    0

    0

    1

    辽宁

    2

    0

    1

    1

    0

    0

    2

    0

    0

    0

    2

    1

    0

    0

    0

    0

    1

    吉林

    2

    0

    1

    1

    0

    0

    2

    0

    0

    0

    2

    1

    0

    0

    0

    0

    1

    江西

    2

    0

    1

    1

    0

    0

    2

    0

    0

    0

    2

    1

    0

    0

    0

    0

    1

    天津

    1

    0

    1

    0

    0

    0

    1

    0

    0

    0

    1

    1

    0

    0

    0

    0

    0

    山西

    1

    0

    1

    0

    0

    0

    1

    0

    0

    0

    1

    1

    0

    0

    0

    0

    0

    黑龙江

    1

    0

    1

    0

    0

    0

    1

    0

    0

    0

    1

    1

    0

    0

    0

    0

    0

    贵州

    1

    0

    1

    0

    0

    0

    1

    0

    0

    0

    1

    1

    0

    0

    0

    0

    0

    陕西

    1

    0

    0

    0

    1

    0

    1

    0

    0

    0

    1

    1

    0

    0

    0

    0

    0

    甘肃

    1

    0

    0

    0

    1

    0

    1

    0

    0

    0

    1

    1

    0

    0

    0

    0

    0

    新疆

    1

    0

    0

    0

    0

    1

    1

    0

    0

    0

    1

    1

    0

    0

    0

    0

    0

    合计

    145

    2

    51

    46

    21

    25

    138

    7

    1

    13

    131

    89

    18

    12

    10

    9

    7



    145

    145

    145

    145

    为了让本项研究能够进行深层次的量化分析,笔者根据上述抽样方案,随机选定145份判决书以后,把判决书转化成统一的调查问卷,最后再运用SPSS统计软件进行分析。分析过程,笔者发现了9份判决书中的当事人实际上并没有主张律师费,只是判决说理时引用了包含律师费的合同条款,故而为不合格样本,笔者在下文要分析的正是剔除这9份后的136个判决样本(样本合格率93.8%)。

     

    第二部分  调查结果与分析

     

    一、涉律师费案件的整体情况

    (一)地域分布

    这321506件涉律师费转付请求案件包括了31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分布遍及全国,具有相当程度的普遍性,同时又具有明显的差异性。

    图片2.png


    案件数量较多前五位的分别是广东52380件、江苏43250件、上海40437件、浙江21438件、山东18102件,最少的是西藏118件。笔者还进一步调查了各省涉律师费转付请求案件与同时期的民事案件的占比情况,全国的总体占比为2.7%,占比较高的前五位分别是上海11.85%、广东6.23%、重庆4.43%、江苏4.3%、云南4.21%,最低的是江西(0.53%)。这种地域分布情况,既与各地的经济发展程度存在内在关系,也与各地的裁判规则有关。如前所述,广东和上海都已经形成了一些关于律师费的裁判规则,这两省无论是案件数量还是占比都是排位靠前的。

    (二)裁判年度分布

    除2018年尚不具备比较条件的以外,2014年至2017年的数量分别为51591件、45471件、97761件、105915件,纵向比较各年的变化,每年数量基本上都在增长,2017年是2014年的一倍。横向比较各年与当年案件总数的比例,2014年至2017年的占比分别是2.22%、3.04%、3.25%、3.33%,比例持续增加。


    图片3.png

    (三)案由分布

    涉律师费转付请求案件在案由上呈现涉及面广、差异性大、集中程度高的特点。就绝对数量而言,合同纠纷堪称“一家独大”,仅借款合同纠纷就占据了一半多,而侵权责任、知识产权、人格权等侵权类纠纷则相比较少。就相对的占各案由总数比例而言,融资租赁合同纠纷、租赁合同纠纷、知识产权与竞争纠纷这三类案件的占比是相对较高的,而侵权责任纠纷(1.77%)、物权纠纷(0.33%)的占比则很低。这说明涉律师费案件已经出现了“合同多,侵权少”的类型化特征。

    2  案由分布情况

    案由

    涉律师费案件数量

    占涉律师费案件

    总数的比例

    占该案由案件

    总数的比例

    借款合同纠纷

    196060

    60.98%

    6.02%

    侵权责任纠纷

    26762

    8.32%

    1.77%

    知识产权与竞争纠纷

    16881

    5.25%

    17.24%

    买卖合同纠纷

    12931

    4.02%

    1.49%

    追偿权纠纷

    12293

    3.82%

    8.57%

    银行卡纠纷

    10428

    3.24%

    5.01%

    融资租赁合同纠纷

    6313

    1.96%

    24.25%

    房屋买卖合同纠纷

    5669

    1.76%

    0.65%

    租赁合同纠纷

    4885

    1.52%

    18.76%

    劳动争议、人事争议

    3807

    1.18%

    0.62%

    与公司、证券等有关的民事纠纷

    2052

    0.64%

    0.74%

    物权

    1168

    0.36%

    0.33%

    委托合同纠纷

    1956

    0.61%

    4.58%

    人格权

    3100

    0.96%

    1.20%

    建设工程合同纠纷

    1486

    0.46%

    0.71%

    服务合同纠纷

    2765

    0.86%

    1.11%

    保证合同纠纷

    2494

    0.78%

    5.27%

    (四)审级和法院层级分布

    调查发现,绝大部分的涉律师费转付请求案件集中在一审和基层法院,有少数在二审和中级法院,再审和高级法院、最高法院则少之又少。这一点分布情况,与当前民事案件的审级、层级分布情况是基本一致的,都是集中在基层法院审理的一审案件当中。

    图片4.png    图片5.png

    (五)程序适用和审理天数情况

    数据显示,法院在审理涉律师费案件中,适用普通程序相对较多,占比为58.1%;应诉方出庭率不高,缺席审理的占近七成,尤其是在追偿权纠纷、借款合同纠纷案件中。在审理天数上,耗时最短的为18天,最长为1456天,平均132天,标准差为111天,案件审理周期相对较长。

    表3   案由 * 如果是一审案件,是否为缺席审理 Crosstabulation

    % within 案由






    如果是一审案件,是否为缺席审理

    Total



    案由

    借款合同纠纷

    73.7%

    26.3%

    100.0%

    侵权责任纠纷

    36.7%

    63.3%

    100.0%

    知识产权纠纷

    64.2%

    35.8%

    100.0%

    买卖合同纠纷

    42.0%

    58.0%

    100.0%

    追偿权纠纷

    100.0%


    100.0%

    银行卡纠纷

    67.9%

    32.1%

    100.0%

    Total

    68.4%

    31.6%

    100.0%

    (六)起诉方的基本情况

    笔者调查了起诉方的一些情况,数据显示:起诉方是单个主体的占97.1%,表明多数当事人都是单独起诉的;起诉方中有51.3%属于银行/金融类营利法人,其次有35.3%的属于自然人,其他情况详见表4;起诉方中有72.8%属于本地人士/单位,16.2%属于外地人士/单位,还有11%判决书没有载明户籍情况;起诉方的委托代理律师有89.7%的绝大多数为本省注册执业者(受案法院所在省份),只有4.4%为外省注册执业者,还有5.9%判决书没有载明;起诉方为了主张律师费而提交的证据中,最多的是与应诉方签订的合同、律师费发票或收据、与律师签订的委托代理合同,详见表5;起诉方律师费以外的诉请得到完全胜诉结果的有58.8%,部分胜诉的有39.7%,败诉的只有1.5%,胜诉率还是相当高的。

    表4  起诉方的性质 Frequencies




    Responses

    Percent of Cases





    N

    Percent



    起诉方的性质a

    自然人

    328

    35.3%

    35.3%



    银行/金融类营利法人

    477

    51.3%

    51.3%



    其他类型的营利法人

    110

    11.8%

    11.8%



    非营利法人

    3

    .3%

    .3%



    特别法人

    11

    1.2%

    1.2%



    Total

    929

    100.0%

    100.0%



    a. Dichotomy group tabulated at value 1.





    表5 起诉方提交的主张律师费的证据 Frequencies



    Responses

    Percent of Cases



    N

    Percent

    起诉方提交了哪些证据来主张律师费?a

    与应诉方签订的相关合同

    605

    34.9%

    65.1%

    与律师签订的委托代理合同

    402

    23.2%

    43.2%

    律师费发票或者收据

    472

    27.3%

    50.8%

    付款记录凭证

    34

    2.0%

    3.7%

    没有提交证据

    174

    10.0%

    18.7%

    判决书没有载明

    45

    2.6%

    4.8%

    Total

    1732

    100.0%

    186.2%

    a. Dichotomy group tabulated at value 1.




    (七)应诉方的基本情况

    与起诉方基本上是单个主体而不同的是,应诉方有36.8%为2个主体,33.1%为3个以上主体,只有30.1%是一个主体,可以说涉律师费转付请求的案件基本上是“一对多”的诉讼结构;在性质上,应诉方也多为自然人,占到65.3%的大多数,银行/金融类以外的营利法人次之,为26.6%,非法人组织为5.9%,银行/金融类营利法人和特别法人都较少,这或许与案由多为借款合同纠纷,而借款合同中多为银行起诉借款的自然人有关系;应诉方是本地人士/单位的也较多,占比62.5%,除了21.3%判决书没有载明的以外,剩余16.2%为非本地人士/单位;应诉方中的64%没有委托代理人,请了律师作为代理人的只有22.1%,公民代理的更少,只有10.3%;在应诉方委托的代理律师中,97%都是本省注册执业律师,只有极少数的3%为外省注册执业律师;应诉方在诉讼中对律师费提出答辩意见的不多,近七成未作答辩,答辩表示完全不认可的有25%,也有极少数的应诉方表示认可的。

    表6  应诉方对律师费的答辩意见



    Frequency

    Percent

    Valid Percent

    Cumulative Percent

    Valid

    完全认可

    4

    2.9

    2.9

    2.9

    认可,但认为数额过高

    5

    3.7

    3.7

    6.6

    完全不认可

    34

    25.0

    25.0

    31.6

    未作答辩

    93

    68.4

    68.4

    100.0

    Total

    136

    100.0

    100.0



    二、法院对律师费转付请求的裁判态度

    (一)整体的裁判态度和支持尺度分析

    首先,就裁判态度来看,在所调查的样本中,判决对律师费转付请求持完全支持态度的占一半,持部分支持态度的占两成,持不支持态度的占近三成。也就是说,法院对起诉方提出的律师费转付请求大体是持积极的支持态度,但也对其中不少案件的律师费数额进行了调整。

    表7  判决是否支持了律师费转付请求



    Frequency

    Percent

    Valid Percent

    Cumulative Percent

    Valid

    完全支持

    68

    50.0

    50.0

    50.0

    部分支持

    28

    20.6

    20.6

    70.6

    不支持

    40

    29.4

    29.4

    100.0

    Total

    136

    100.0

    100.0


    而且通过交叉表分析(表8)可以发现,虽然每年的情况略有变化,但整体而言,从2014年到2017年,不支持率在下降,部分支持率在上升。这说明法院在支持律师费转付请求的同时,也加大了自由裁量的力度。

    表8  裁判年度 * 判决是否支持了律师费转付请求 Crosstabulation




    判决是否支持了律师费转付请求

    Total




    完全支持

    部分支持

    不支持

    裁判年度

    2014年

    Count

    76

    23

    67

    166

    % within 裁判年度

    45.8%

    13.9%

    40.4%

    100.0%

    2015年

    Count

    65

    43

    46

    154

    % within 裁判年度

    42.2%

    27.9%

    29.9%

    100.0%

    2016年

    Count

    153

    28

    91

    272

    % within 裁判年度

    56.2%

    10.3%

    33.5%

    100.0%

    2017年

    Count

    138

    93

    104

    335

    % within 裁判年度

    41.2%

    27.8%

    31.0%

    100.0%

    2018年

    Count

    2

    0

    1

    3

    % within 裁判年度

    66.7%

    .0%

    33.3%

    100.0%

    Total

    Count

    434

    187

    309

    930

    % within 裁判年度

    46.7%

    20.1%

    33.2%

    100.0%

    其次,就支持尺度来看,获得支持的律师费平均为19252元,是诉请金额的51.2%、诉讼标的额的1%,高于案件受理费的28.9%。这种尺度可以说是“拦腰砍一截”。当然这只是整体的一般情况,表9数值巨大的标准差就表明这些数据的离散程度很高,也就是说具体到每个案件,差异非常大。

    表9  Descriptive Statistics


    最小值

    最大值

    均值

    标准差

    律师费以外的诉讼标的额(元)

    0

    62800万

    1833400

    20832100

    案件受理费(元)

    25

    318万

    14931

    106889

    律师费诉请金额(元)

    500

    280万

    37633

    111294

    获得支持的律师费数额(元)

    0

    280万

    19252

    100216

    (二)裁判态度的影响因素分析

    1.关于律师费负担的约定

    如表10的统计数据所示,在持支持态度的裁判理由中,最多的是“符合双方约定”,占到近60%,说明法院首要考虑的是双方有无律师费负担的约定。

    表10   判决支持律师费的理由



    Responses

    Percent of Cases



    N

    Percent

    判决支持律师费的理由是什么a

    符合双方约定

    496

    59.1%

    88.6%

    符合律师费收费标准

    104

    12.4%

    18.6%

    有付款证据

    90

    10.7%

    16.1%

    是合理/必要的费用

    37

    4.4%

    6.6%

    应诉方过错

    14

    1.7%

    2.5%

    符合法律规定

    78

    9.3%

    13.9%

    其他理由

    20

    2.4%

    3.6%

    Total

    839

    100.0%

    149.8%

    a. Dichotomy group tabulated at value 1.




    对此,可以用双变量相关分析方法进行验证,如表11所示,Sig. (2-tailed)值为0,Pearson相关系数在0.01的显著性(双侧检验)上都非常显著,可以推断出双方是否存在关于律师费的约定与法院是否支持律师费的裁判态度之间存在明显的相关关系。

    表11   Correlations



    与应诉方签订的相关合同

    判决是否支持了律师费转付请求

    与应诉方签订的相关合同

    Pearson Correlation

    1

    -.617**

    Sig. (2-tailed)


    .000

    N

    930

    930

    判决是否支持了律师费转付请求

    Pearson Correlation

    -.617**

    1

    Sig. (2-tailed)

    .000


    N

    930

    930

    **. Correlation is significant at the 0.01 level (2-tailed).


    而交叉表分析结果(表12)可以反映两者之间的相关关系,当双方存在相关约定的时候,完全支持率达到了66.3%,当不存在相关约定的时候,不支持率高达71.1%。这可以说得算是“约定为王”的裁判规则了,有了约定,得到法院支持的概率就很高。

    表12  Crosstab

    % within 与应诉方签订的相关合同






    判决是否支持了律师费转付请求

    Total



    完全支持

    部分支持

    不支持

    与应诉方签订的相关合同

    10.2%

    18.8%

    71.1%

    100.0%

    66.3%

    20.8%

    12.9%

    100.0%

    Total

    46.7%

    20.1%

    33.2%

    100.0%

    2.收费标准

    裁判支持律师费转付请求的第二个主要因素是“符合律师费收费标准”(12.4%)。在法院调整律师费金额的理由中(表13),收费标准的占比也是最大的,达到35.3%,这说明法院非常重视对律师费数额有无超过相关收费标准的审查。当然,数据也表明法院对律师费的调整也会考量到案件难易程度等。

    13  法院调整律师费的理由



    Responses

    Percent of Cases



    N

    Percent

    判决调整律师费金额的理由是什么?a

    收费标准

    91

    35.3%

    49.7%

    案件难易程度

    52

    20.2%

    28.4%

    案件标的额

    9

    3.5%

    4.9%

    律师工作量

    24

    9.3%

    13.1%

    其他酌情因素

    82

    31.8%

    44.8%

    Total

    258

    100.0%

    141.0%

    a. Dichotomy group tabulated at value 1.



    3.付款证据

    裁判支持律师费转付请求的第三个主要因素“有付款证据”(10.7%)。在不支持律师费的理由中(表14),占比最高的便是“没有付款证据”(53.8%),这也说明了法院在裁判时对付款证据的严格审查认定。

    表14 不支持律师费的理由 Frequencies



    Responses

    Percent of Cases



    N

    Percent

    判决不支持律师费的理由是什么?a

    没有相关约定

    14

    4.1%

    4.5%

    没有法律依据

    68

    20.0%

    22.0%

    没有付款证据

    183

    53.8%

    59.2%

    不是必要费用

    22

    6.5%

    7.1%

    不是直接损失

    20

    5.9%

    6.5%

    其他

    33

    9.7%

    10.7%

    Total

    340

    100.0%

    110.0%

    a. Dichotomy group tabulated at value 1.



    在交叉表分析结果(表15)中还能进一步发现,提供了律师费发票或者收据,法院完全支持的占比为60.4%,不支持的仅为8.3%。

    表15  Crosstab

    % within 律师费发票或者收据






    判决是否支持了律师费转付请求

    Total



    完全支持

    部分支持

    不支持

    律师费发票或者收据

    32.5%

    8.5%

    59.0%

    100.0%

    60.4%

    31.4%

    8.3%

    100.0%

    Total

    46.7%

    20.1%

    33.2%

    100.0%

    4.案由

    案由与裁判支持态度的双变量相关分析结果显示,Sig. (2-tailed)为0,不同案由的律师费支持情况差异明显,案由与法院的裁判态度存在显著的相关关系。而交叉表分析(表16)进一步揭示了两者之间的关系,在侵权责任纠纷中的不支持率高达83.9%,追偿权纠纷、银行卡纠纷、借款合同纠纷案件的支持率都比较高,知识产权案件的完全支持率虽然比较低,但部分支持率高达98.1%,不支持率为0。

    表16  Crosstab

    % within 案由







    判决是否支持了律师费转付请求

    Total



    完全支持

    部分支持

    不支持

    案由

    借款合同纠纷

    51.2%

    17.7%

    31.1%

    100.0%

    侵权责任纠纷


    16.1%

    83.9%

    100.0%

    知识产权纠纷

    1.9%

    98.1%


    100.0%

    买卖合同纠纷

    32.0%

    10.0%

    58.0%

    100.0%

    追偿权纠纷

    94.7%

    5.3%


    100.0%

    银行卡纠纷

    93.2%


    6.8%

    100.0%

    Total

    46.7%

    20.1%

    33.2%

    100.0%

    通过表17还能发现,在侵权责任纠纷案件中,裁判不支持律师费的最主要理由是“没有法律依据”,而借款合同、买卖合同这一类合同纠纷的最主要理由则是“没有付款证据”。这种案由之间的差异实质上反映的是法律规定以及裁判者对法律规定的认识不同。

    表17  $不支持理由*a6 Crosstabulation




    案由

    Total




    借款合同纠纷

    侵权责任纠纷

    买卖合同纠纷

    银行卡纠纷

    $不支持理由a

    没有相关约定

    Count

    1

    1

    9

    3

    14

    % within a6

    .5%

    1.3%

    31.0%

    75.0%


    没有法律依据

    Count

    21

    43

    1

    3

    68

    % within a6

    10.6%

    55.1%

    3.4%

    75.0%


    没有付款证据

    Count

    151

    11

    20

    1

    183

    % within a6

    76.3%

    14.1%

    69.0%

    25.0%


    不是必要费用

    Count

    4

    8

    7

    3

    22

    % within a6

    2.0%

    10.3%

    24.1%

    75.0%


    不是直接损失

    Count

    0

    20

    0

    0

    20

    % within a6

    .0%

    25.6%

    .0%

    .0%


    其他

    Count

    21

    12

    0

    0

    33

    % within a6

    10.6%

    15.4%

    .0%

    .0%


    Total

    Count

    198

    78

    29

    4

    309

    Percentages and totals are based on respondents.





    a. Dichotomy group tabulated at value 1.





    5.当事人抗辩

    调查显示,应诉方是否出庭应诉、是否提出抗辩意见与法院的裁判态度之间存在非常显著的相关关系,Sig. (2-tailed)分别为0和0.003。表18的分析结果表明,在应诉方不出庭、法院缺席审理的情况下,裁判对律师费转付请求的完全支持率为52.6%,明显高于平均的46.7%,而应诉方出庭的情况下,完全支持率明显低于平均水平。

    表18  Crosstab

    % within 如果是一审案件,是否为缺席审理






    判决是否支持了律师费请求

    Total



    完全支持

    部分支持

    不支持

    如果是一审案件,是否为缺席审理

    52.6%

    16.6%

    30.8%

    100.0%

    33.9%

    28.0%

    38.1%

    100.0%

    Total

    46.7%

    20.2%

    33.1%

    100.0%

        表19的数据表明,应诉方认可或部分认可律师费转付请求的情况下,裁判几乎是完全支持的,而在应诉方提出完全不认可的抗辩情况下,裁判的完全支持率只有22.9%。

     

    表19  应诉方对律师费的答辩意见 * 判决是否支持了律师费请求 Crosstabulation




    判决是否支持了律师费请求

    Total




    完全支持

    部分支持

    不支持



    应诉方对律师费

    的答辩意见

    完全认可

    Count

    31

    0

    0

    31


    % within 应诉方对律师费的答辩意见

    100.0%

    .0%

    .0%

    100.0%


    认可,但认为数额过高

    Count

    28

    3

    0

    31


    % within 应诉方对律师费的答辩意见

    90.3%

    9.7%

    .0%

    100.0%


    完全不认可

    Count

    44

    59

    89

    192


    % within 应诉方对律师费的答辩意见

    22.9%

    30.7%

    46.4%

    100.0%


    未作答辩

    Count

    331

    125

    220

    676


    % within 应诉方对律师费的答辩意见

    49.0%

    18.5%

    32.5%

    100.0%


    Total

    Count

    434

    187

    309

    930


    % within 应诉方对律师费的答辩意见

    46.7%

    20.1%

    33.2%

    100.0%


    6.案件难易程度、律师工作量以及其他酌情因素

    上文的表13“法院调整律师费的理由”已经反映,“其他酌情因素”也是法院调整律师费的一个重要因素,占31.8%。“案件难易程度”、“律师工作量”也分别占20.2%和9.3%,体现了自由裁量权的充分运用。例如0218号样本—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审理的一件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判决书对律师费的评述为“原、被告双方在借款合同中已约定原告实现债权所支付的律师费用由被告承担,但现原告主张的律师费用相对较高,故本院酌情调整为人民币10136元”;又如1001号样本—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审理的 侵害著作权纠纷,判决书的评述为“虽未提交相应证据,但考虑到律师在本案诉讼及开庭过程中的法律思维和理性判断起到了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的作用,参加诉讼活动的行为支持了本案诉讼的顺利审理,同时又考虑到本案为常规知识产权案件,专业性、复杂程度均相对较低,对律师的专业素质和能力要求亦相对较低,且律师并未实际参与证据保全工作,综合上述因素,本院将上述费用酌情判定为500元”。


    第三部分  研究结论与裁判规则建议

     

    一、研究结论

    (一)普遍现状

    调研发现,涉律师费转付请求的案件在审判实践中的现状,归纳起来有以下几点:

    第一,地域分布广但不均衡,广东、江苏、上海、浙江、山东等经济较为发达地区的案件数量较多;

    第二,占所有民事案件总数的比重不大(2.7%),但正在随着案件数量持续增长,这一比重也在逐年提升,公众的关注度也在上升;

    第三,绝大部分案件为基层法院审理的一审案件,应诉方出庭率不高,近七成为缺席审理,适用普通程序较多(58.1%),审理周期较长(132天);

    第四,诉讼当事人的结构基本为“一对多”,即一名原告起诉数名被告,起诉方主要是银行/金融类营利法人(51.3%)和自然人(35.3%),本地者居多(72.8%),而应诉方多为自然人(65.3%)和银行/金融类以外的营利法人(26.6%),本地者相对较少(62.5%),也少有委托律师代理(22.1%);

    第五,呈现“合同多,侵权少”的类型化特征,合同纠纷尤其是借款合同纠纷堪称“一家独大”;

    第六,对律师费转付请求持支持态度较多(70%),而且这种支持率正在逐年增加,采用自由裁量对律师费金额进行调整的力度也在增强,当前整体的支持幅度为诉请金额的51.2%、诉讼标的额的1%;

    第七,在实践中遵循了“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对法律规定明确的知识产权纠纷案件的支持率为100%,对存在关于律师费负担的约定、有付款证据的合同纠纷案件的支持也较多,在实践中有“约定为王”的规则,对侵权责任纠纷则多以“没有法律依据”为由而不予支持;

    第八,起诉方主张的律师费有没有超过相关律师收费标准、应诉方有没有提出抗辩、案件难易程度等因素会在不同程度上影响到法院对律师费数额的裁判上。

    (二)突出问题

    笔者在调研中也发现审判实践中存在的若干突出问题:

    第一,现行法律对律师费转付制度的规定较为散乱,没有形成统一的裁判规则和明确的逻辑指引。当前已对律师费转付有明确规定的案件类型,大概包括知识产权与竞争案件、信息网络侵权案件、消费和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债权人行使撤销权案件、法律援助案件和虚假诉讼、恶意诉讼造成的侵权等,但这些相关法条都规定在各个部门法和司法解释中,没有对其中的逻辑进行梳理,也没有形成一个形式统一的裁判规则,使得这些规则对社会的导向作用大打折扣。

    第二,裁判者在适用法律时认识不一、裁判尺度差异较大,对当事人没有形成明确的规则指引。例如在0122号侵权责任纠纷样本中,判决认为律师费不属于《交通事故赔偿解释》第十五条规定的财产损失范围,不是交通事故所造成的必要的、典型的损失,故不予支持。但在0314号道路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样本中,判决认为原告为诉讼而聘请律师,是必要费用,于法有据,予以支持。在证据的认定上,在当事人只提交了与应诉方关于律师费负担的合同的情况下,即使尚未产生律师费支出,有的判决也认为律师费是将来必定支出的费用而予以支持。而有的判决在当事人已经提交了合同、律师代理合同、律师费发票的基础上,仍然以未提交银行付款凭证佐证为由而不予支持。

    第三,部分裁判文书说理性较差,多用较为含混、笼统的说理词汇。不少判决都对律师费金额进行了调整,但很多判决样本并未对此进行充分说理,阐述其调整缘由,习惯以“结合实际情况”、“酌情”等较为笼统的词汇语句一笔带过。还有一些判决未支持当事人的律师费转付请求,也未进行充分说理,出现了一些单就律师费问题而上诉的情况。


    二、裁判规则建议

    笔者认为出现上述这些问题的根由还在于当前审判实务界没有对律师费转付问题达成统一的认识,还需要在立法和司法解释的层面适时地制定一个统一的裁判规则,给当事人和裁判者一个明确的指引。鉴于此,笔者结合调研结果,谈一下对构建律师费转付裁判规则的建议。

    首先应该把握三个重要原则:第一,“意思自治”原则,平等民事主体若在纠纷发生前,存在关于律师费负担的约定,裁判时应予以尊重,原则上对当事人提出的律师费转付请求予以支持;第二,“必要且合理”原则,把握必要性、合理性,也就是说请求方必须举证证明律师费的支出是必要支出,而且要在尽可能的情况下,作出尽可能更加经济的维权选择,防止“漫天要价”,过分加重应诉方的负担;第三,“适当自由裁量”原则,为了法律所追求的公平价值,应当确保裁判者有适当的自由裁量权,可以结合具体案件的过错程度、侵权后果、律师行业收费标准、案件难易程度、律师工作量等因素进行综合考量和适当调整。


    具体而言,笔者的裁判规则建议为:

    当事人有关于律师费负担约定的,按约定处理,但该约定不得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数额不能超过违约方应当预见的范围。

    权利人为调查、制止侵权所负担的合理费用以及为诉讼而实际支出的必要且合理的律师费用,人民法院可以依法予以支持。

    人民法院在确定上述费用是否合理时,应具体考虑案件的争议标的额、难易程度、律师的实际工作量以及相关收费标准等因素,必要时可以适当调整。


    作者简介:江铮,系四川省成都市青白江区人民法院法官助理,通信地址为成都市青白江区人民法院(610300)。


    成都市青白江区人民法院 foot
    四川法院
    成都法院
    • 主办单位: 成都市青白江区人民法院
    • 地址: 成都市青白江区华金大道二段317号
    • 联系电话: 028-83692666
    分享至: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